overlord黄金公主黑化
首 頁   關于協會  組織機構  協會動態  學術會議 科普宣傳  對外交流  癌癥康復  期刊雜志  科技服務  科技獎勵  協會黨建  會員服務  聯系我們
     您當前的位置 :中國抗癌協會 > 抗癌前沿信息 正文
樊代明:整合醫學及中醫發展
2018-06-15 09:59  稿源: 新華網

各位網友大家好,非常高興您來觀看我們這期的訪談節目,今天我們非常高興地為大家邀請到了中國工程院院士、副院長、原第四軍醫大學校長、西京消化病院院長、美國國家醫學院院士樊代明院士做客訪談間,就網友非常關注的醫學熱點話題,尤其是關于整合醫學以及中醫有關方面的話題展開討論和交流。

精彩觀點

 新華網 什么是整合醫學,您是在什么背景下提出它的?

 樊代明 整合醫學概念如何應運而生

 整合醫學概念如何應運而生

整合醫學是根據醫學發展到現在遇到了很多我們難以解決的困難,我們知道醫學發展從經驗醫學到生物醫學逐漸解決了人類很多健康或者致病的問題。但是現在隨著現代醫學的發展,出現兩個極端,一個我們的基礎研究知識越來越向微觀發展,就是碎片化的知識,沒有把它集成成一些醫學的理論、醫學的技術,浩如煙海的實驗結果我們沒有把它應用到醫學上面;二是醫學的分科越來越細,分到了很多很多很小的科室,甚至于有的醫生只能看幾個病,甚至于一個病,病人得病可不是這樣,它是一個整體,可能哪一個地方得了病,它實際上是全身疾病的一種表現,如果我們只局限在某些地方來治病,可能對局部是正確的,對于病人整體來說不一定是康復,就是這樣的問題。浩如煙海的基礎醫學研究的知識和我們分科碎片化造成的對于病人整體健康的呵護有的時候是不正確的。

第二,我們現在醫學上都把它集中到治病,人得了病才能治,花費很高,病人痛苦很大,效果也不好。我們能不能往前走,在病人沒有得病,在亞健康的情況下就給他進行一些干預,還有得了病以后的康復是非常重要的。諸如這些問題。所以現在病人到醫院看病分科很細,可能找不到合適的醫生,或者找到這個醫生他只能看這個病,他看不了別的病,你問他看什么病他說他也不知道,就是到這種情況。

所以整合醫學叫整體整合醫學,整體整合醫學簡稱整合醫學,應運而生。第一個整是把人看成一個整體,第二個是全醫術的,把現有的醫學和經驗加以整合,形成新的醫學體系,這樣無論對疾病的預防和康復對病人得病后的整體治療能夠達到一個效益最大化,達到病人滿意的效果。

我們不僅僅是治病,更主要的是要把這個人治好。除了剛才講的醫藥,還有人總是生活在這個環境當中,環境對身體的影響,還有心理對身體的影響都要加進去,形成新的醫學知識體系,才能有力呵護病人健康,才能正確治療病人的疾病,但總體來講是這樣,所以我們有一句話叫“天下醫藥是一家,生老病死不離它”,這個“它”就是整合醫學的縮寫,(英文),就是HIM,所以如果把(英文)它翻譯成英文就是“天下醫藥是一家”,既包括中醫也包括西醫,還包括其他的醫學體系,也包括我們平常的心理學、社會學、人類學等等。把一切與人有關的知識有所取舍,形成新的醫學體系要全方位地診斷和治療病人。

我在很多場合講醫學它不止是科學,醫學里面包含了很多很多科學,是科學促進了醫學的發展,但還有很多不屬于科學的范疇,跟醫學一樣的重要,甚至于比科學還要重要的東西在里面。比如像我們的哲學、人類學、心理學等等等等,所以醫學總體來講起碼分成三個層次,就是真善美。第三層次是真,求真務實,什么樣的藥治什么樣的病,什么樣的指標可能診斷什么樣的病,但光在這個層次是搞不定的;所以第二層次是善,是醫生對病人的呵護,病人對醫生的尊重;第三是美,把醫術當做藝術來做,醫生上班是做藝術去了,病人到醫院是享受藝術來了。我們在很多情況下就是求真務實,只局限在科學的層面,我們一定還要有人文,還要愛護。因為我們的對象是一個活生生的,懂情感的一個人,他有的時候想得到情感,既有利于他疾病的治愈,有利于相互的溝通,如果只局限在我們科學知識這個層面,我們可能就把人當成了物,這樣來看是不對的。

 新華網 什么才是一個周全的、完善的整合醫學?

 樊代明 看病不能只見樹木不見森林

 看病不能只見樹木不見森林

本來人是一個整體,得了病絕不是某一個地方得病,可能某一個地方是整個疾病表現的一個局部的癥狀或者一個體征,我們要通過局部的癥狀體征,當然主要是目前的表現,比如眼睛是眼睛的,但比如眼睛視力下降完全是眼睛表現視力下降但可能是全身糖尿病的表現,是全身糖出現了問題,也可能是局部代謝出現了問題,我們看到局部的情況當然要重視局部的治療要做到最好,但是也要想到整體的是為什么,從整體調整有時候比局部治療效果還好。 我舉一個例子,我有一個學生發現一個胃潰瘍的很好的藥,發現治療效果很好,在動物身上,但是一遇到人身上效果很不明顯,或者說根本沒有效果,為什么?其實很簡單,動物的模型是怎么做?健康動物用冰醋酸給胃里爛了一塊,這個東西治療那一塊一治就好,但是人呢?他的潰瘍病是全身的,比如精神緊張還有其他原因引起的局部的表現,局部治了全身沒有治好,到了局部可能會重新復發甚至更壞,所以這就是局部和整體的關系。 所以醫生除了一定要把自己所管的器官甚至器官的某一點所謂精益求精稱為絕活,但這種絕活一定是要在了解全身,了解整個肌體情況下進行治療,有的時候可能局部不要治療,說不定一個心理干預病人自己就起了自愈力,自己就好了。

所以我們現在越細越細要和整體相結合,不能只見樹木不見森林。

 新華網 整合醫學是否需要更多的醫生去溝通、交流,讓他們都有這樣的一種整體意識?

 樊代明 整合醫學是一種認識論

 整合醫學是一種認識論

整合醫學不是醫學體系,不是說你是搞整合醫學的,我是搞整合醫學的,不是,它是一種認識論,是一種方法學,通過它把現成的、好的科學研究的材料或者知識,把我們得到的臨床經驗有機整合,整合到最后形成對病人有用、有效的新的醫學知識體系,醫生學的就是這個,我們不可能一個人把身體全部都做了,把身體整個都了解了,那太復雜,但我們在做最好的最局部的時候一定要想到病人的整體。

舉個例子,有些骨科醫生換關節換得非常之好,但換了以后因為容易引起血管的栓塞,血栓形成,最后一下脫落到肺,到肺一下栓塞就死了,比比皆是,我們局部做得很好,但是沒有整體觀念的話,你這種絕活最后給病人帶來的是絕路。邀請我們做骨科的時候對全身的表現,哪里容易出現血栓,怎樣預防血栓要有準備,也許這個事情我解決不了我要有這個準備,起碼要和相應的協作才能給病人帶來最好的解決。

整合醫學是一種認識論,是一種方法學。但是這種認識的方法學對你是很有用的。因為我們的世界在不斷變化,我們的知識不斷積累,我們的藥品越來越多,病人的需求越來越高,病情越來越復雜,所以這種整合的過程是永遠的、永久的過程,不斷地整合。

我給大家舉個例子,比如我們知道人體纖維化,人的器官容易出現纖維化的一個是肝臟、肺、脾也是,有的胰腺、骨髓也纖維化,就是人體的某些組織多長了,引起器官的功能障礙,但是這個長不一樣,有的光是肝纖維化,有的是腎、有的肺、有的皮膚,當然極少數可能都有,但是常常不是這樣,現在是各自研究各的,其實纖維化是人體整體的情況,我們可能要集合起來來研究,可能就得到這個病人為什么肝纖維化沒有腎纖維化,可能你把肝做成像腎一樣的不就不纖維化了嗎?等等這樣的是一個綜合的調理,但是有時候如果醫生治療不是這樣考慮治療一個器官的同時把別的器官傷了,人的器官就是這樣,為什么有的人死得早呢,他是某一個器官壞了,就使勁治療這個器官,這個器官可能保住了,但是對其他器官是傷害,甚至傷害得更加嚴重,最后病人病故不是在這里,而是在其他器官。

什么叫健康呢?醫生通過綜合調理哪個器官如果出現問題,慢慢保存到希望它能慢慢老,讓所有的器官一起慢慢地老,而不是做一個傷另外一個,另外一個死了。這就是一個比較整體的思維、全方位的思維。

 新華網 如何把認識論和方法更加普及推廣下去,讓更多的醫生知道和使用它。

 樊代明 如何推廣整合醫學

 如何推廣整合醫學

這就是整合醫學的使命,整合醫學光這么提不行,首先我們一定要國家、政府、行政領導要考慮到它的重要性,事實上到最后病人是效益最大化的,用錢用得少,比如一個病人來了以后有八個癥狀,好的醫生抓住一個癥狀一治別的不用治其他的好了,不好的醫生可能八個癥狀都在治,病人受到的痛苦是八個病癥的痛苦付出八個癥狀的代價,最后的結果是不好的,一定要這樣,所以政府一定要主動地作為,要做這個事情,不能讓醫生自己做,到最后自己只看一個病,遇到一個病人有八個病,八個醫生來共同治,那對病人效果不好。

第二,我們的醫院、我們的醫生要自覺地有一套系統,現在我們不是分科嘛?比如泌尿內科泌尿外科現在分得很細,其實泌尿內科泌尿外科都是做得一件事情,保證腎臟通常能夠排尿、吸收等等,他們之間有很多相似形的,泌尿內科整合起來之后可能是整個盆腔,我們知道盆腔在一起,有人可能泌尿科做好了把腸子損害了,對男女的性器官有影響了,最后到生不如死的可能,這是一個整體的東西,所以我們從醫學生的教育開始就應該是這樣,對醫學生的教育就應該是整體的。

大學的教育就是這樣的,大學畢業后最好的考碩士生,專了碩士生考博士生更專,博士生考博士后最后再出國,我們離科學的研究越近離病人可能越遠。

做法有很多包括成立學會、辦專業雜志、出版專著,還有包括影像資料,也包括我們成立各種各樣相應的病區,有這樣的網站等等,要改變科學進入到醫學以后,在很大的促進作用的同時分科系已經到了一百多年二百年,你要再回去涉及到方方面面,有的人可能同意,有的人可能還不同意,改變觀念是非常難的事情,比如我是個醫生我今天就看一個病,天天看這個病又比較簡單,又比較舒服,你要讓大家都有這樣的認識,都看一個病,要想到其他那是很困難的,所以要有一種觀念的恢復必須領導重視、教育往這方面走、臨床實驗怎么要求這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說現在論文發表也是這樣的,你看每一個都發表一個分支,和分支中間某一個細胞起作用,但真正對人的整體不知道,甚至于大部分的研究就局限在比如腫瘤研究局限在一個細胞,比如我是搞胃癌研究的,結果一輩子全是在一個胃癌細胞的研究,跟人,胃癌細胞已經脫離人體很多很多年了,已經發生變化了,根本不是胃癌研究,是胃癌細胞或者胃癌細胞某一個分子的研究,拿到人體是不是這樣?人體是有生命的,這個是沒有生命的,生命是可以調整的,所以這些研究必須要拿到人體來,你看我們現在發表很多論文,它之所以有時候對臨床上沒有參考價值它是按照物來研究的,自然科學研究物,我們醫學研究的是人,人和物是什么差別呢?物是簡單的,人是復雜的,物是靜止的,人是可變的,物是不能再生的,人可以再生,物是沒有靈魂的人是有思想的,可以舉很多不一樣。你把簡單的、固定的科學方法放到整體、可變的動態的人體去常常是兩回事,這些也需要整合,但是這些是有參考價值的,拿去但僅供參考而已。

 新華網 如何理解即將到來的整合醫學時代?

樊代明 整合醫學是醫學發展的第三時代

 整合醫學是醫學發展的第三時代

這是一個形象的說法,醫學一開始我們把它叫做經驗醫學時代,那個時候實際上是一個不斷積累的過程,因為人們認識自己在生老病死,在外傷、蟲咬的過程中不斷積累了經驗,完全按經驗的趨勢來,是農耕社會,農業社會催生的經驗醫學時代,這個時代很漫長,而且在全世界有上百個醫學知識體系,比如中醫、藏醫、蒙醫、印度醫學,每一個醫學體系都是實踐中來的,有效的、有用的、有理的,但是隨著時代的變遷,現在很多就銷聲匿跡了,這里有政治因素,政治壓迫、經濟剝削、武力鎮壓、神學崛起還有自己不爭氣,比如中醫沒有一代代領導人力挺,包括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中西醫并重,沒有力挺的話中醫恐怕就很微弱了。

第二個時代就是工業革命催生的生物醫學時代也可以叫做科學醫學時代,西醫本身不強大,但是因為引進科學作為方法大幅度促進了醫學的發展,但是走到現在醫學西醫成了惟我獨尊、孤芳自賞,但是單一的發展走到了比較狹窄的道路去了,這就是我剛才講的為什么十個人有一個是意外性(音)死亡的,就是因為這個問題。

現在解決了多少問題?人類常見的4000種疾病,90%以上是沒有好藥可治的,比如感冒,普通感冒不是治好的是自己好的,幫一下可能好得快一點,但是不治也好。所以人類的7000種罕見病到現在99%以上是無藥可治的,醫學看起來強大其實很微弱,一個又一個醫學方式出臺,尋證醫學、轉化醫學將來還會出現什么醫學都來解決,這些方式都是對的,但是都是從某一個角度研究整體,這就會難免偏頗,老是強調某一個方面,一個事物有正面就有反面還有側面,光研究正面就是片面了,所以說應該把人類現有的對人各種認識和人體有關的各種認識或者知識整合起來。當然很多很多了,這要靠信息,信息革命必然催生整合醫學時代。

過去靠經驗去總結和整合,現在我們有計算機了,有其他很多東西可以通過信息化來整合,所以它一定是醫學發展的第三時代,叫整合醫學時代。

 樊代明 樊代明對中醫的獨到理解

 樊代明對中醫的獨到理解

中醫幾千年來對中華民族的生存和繁衍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可以說是功不可沒,無論是張姓、樊姓、李姓、王姓如果沒有中醫的呵護在我們某一個祖宗的過程中可能就斷了下不來了,所以中醫不可詆毀。中醫比較強調整體觀,把人作為一個整體甚至把人和天、和自然、和社會環境都作為一個整體來研究。但是也有它的弱點,由于它的宏觀沒有研究人的細微的構造和組成,這也是中國的科學來得晚,所以它比較宏觀,但是宏觀對微觀有指導作用,中醫人家說樊代明你是一個西醫,西醫院士為什么力挺中醫?我當時的回答是中醫不用挺,它自己已經挺了幾千年了,我們需要學習,與其說它哪一點不足,不如說它哪一點最好。

所以人員交往也是這樣,與其說找每一個的不足,而自己感覺很滿足自我安慰,這是不對的,是得了病。應該找各種事物的優勢拿來以后集合成最大的優勢,所以中醫是整體觀。

可以這樣講,中醫發展到現在,我給它的評價是四條:一是在人類歷史上中醫從來沒得到今天這么重視,它為什么重視?就是需要它,好多事我們解決不了了;二是在世界醫學領域它是唯一能和西醫媲美的第二大醫學體系;三是它解決了人類目前西醫解決不了的很多問題,顯示出來不可替代性,比如說治瘧疾用瘧原蟲,原來奎寧拿了諾貝爾獎,但是很快耐藥了,怎么辦?屠喲喲的青蒿素來解決,這不是很好的事情嘛;四是它必將成為未來醫學及整合醫學的重要貢獻者,中國人提出整合醫學,整體整合醫學和國外的醫學體系有什么差別?最大的差別就是我們有中醫,有中醫的思想、藥品和中醫幾千年的經驗,這是外國沒有的,它有點像打補丁的說法,而我們是縫成一件新衣服。

但中醫藥完全按照現在目前西醫的做法因為是兩個完全不同的體系,我就給中醫藥發展也給了四條:一是要以療效為標準,西醫是哪個指標下去了,胞塊小了,不一定好了,光降血糖說不定對有些病是有害的,中醫是改變一種狀態,人得病了,有一些分子和指標的變化更多的是狀態的變化,比如說昨天是這個狀態,今天變成這個狀態,恢復這個狀態人還是原來德人,所以中醫應該是以療效為標準。二是要從微觀回到宏觀,中醫本來是宏觀的,現在它也把現代科學進行研究,一直要找什么藥中間的有用成分,其實有時候不一定找得到,比如板藍根治療感冒很好,找有用的成分找不到,加在一起吃了就可以治感冒,不是有沒有科學道理的問題,事實上有效就是正確的。那么就要從微觀西醫越來越微觀、越來越微觀,是不是要找到最微觀的,其實任何事物都有一個層面,離開這個層面太細了就不代表本質了,所以要從微觀回到宏觀。

三是要變不治為可治,西醫能治的比如手術立竿見影,抗生素也立竿見影,何必一定要跟他對?他能治就讓他治,我就專門治你治不了的,任何疾病西醫都有治不了的,你拿來治能治療多少就是水平,大家整合起來就不分你我了。

四是變配角為主角。我們現在如果是真正治病可能有的不如西醫,但是我們的保健和康復中醫要起很很重要的作用。中醫西醫理論不一樣,高一點都是為健康服務的,中醫西醫將來都是醫,最后達到目的將來都是醫生,而不能說你是西醫我是中醫,他是維吾爾醫、他是回族醫,都是為了把這個病人治好。將來一個醫生就可以掌握很多對治病有關的中醫西醫或其他知識,這樣就是一個活生生的能治病人的醫生,到一定的時候不是再去分割中醫西醫了。

 新華網 如何在實踐中讓中西醫是如何相結合發展得更好?

 樊代明 整合醫學是對中西醫的整合

 整合醫學是對中西醫的整合

我不太同意如果在初始階段叫結合是可以的,我喜歡用整合這個詞,不太愿意用結合,其實翻成外文結合也翻成了整合,因為外國很難叫一個結合這個詞,中西醫結合搞了幾十年,為什么進展不是非常之大?就是老是自己固守在自己的那一塊,就像城鄉結合兩邊永遠是兩邊,城就是城、鄉就是鄉,兩個國家結合部也是兩邊制度都不一樣,夫妻結婚了也叫結合,但父永遠是父,妻永遠是妻,甚至有的時候分開了,只有整合以后生了小孩就說不出誰是誰的了,只有這樣不能固守哪一面,所以結合是離散和整合的中間狀態。

有幾個詞我經常這么講,混合是無序的,垃圾就是混合,做混合很容易,弄成一堆;融合是被動的,高溶度到低溶度;配合是分主次的;結合是有條件的;組合很難超過組合者的意愿;只有整合是有序的、主動的,不分主次、沒有條件,是青出于藍勝于藍,所以整合世界上各行各業都在整合,當一個領導管一個醫院也是把最好的因素拿來當加號,整合是選好加速、當好加號的和,得最大的和,如果這個和不大甚至于小了,要么就是加速沒選好,要不加號沒當好,要不兩個都不行。

整合醫學也是一樣的,你選擇什么,我們都是治療這個病,可能有的要選擇西醫的某一部分,有的是選擇中醫某一個部分,有的選針灸、有的選理療,總而言之加在一起不是加在一起一起上,有多少問題,哪個占成分多少、有先后的問題,這樣最后組合成一個新的方案就治好了。

舉一個例子,比如腫瘤,腫瘤來了以后現在就是先手術,然后化療,然后再放療,以后實在不行了免疫治療實在不行了吃中藥,所有的方法都對的。比如化療,化療如果劑量足夠大,這個病人的癌細胞肯定殺死,沒有說殺不死的,但殺死同時把人也要殺死,你怎么用中藥或者其他調理使它最大可能殺死癌細胞,同時調整病人讓他有一個存在的可能性。我們碰到很多人,為什么一個病人來了都是腫瘤,到不同的醫院、不同的人身上活的是不一樣的,有人活得長、有人活得短,就看先用什么、后用什么,有的病人來了以后骨瘦如柴都不行了就一個大腫瘤,這個病人來了先要加強營養,讓他耐受得住手術,有一個治療方法比重的問題,還有先后的問題,還有時間長短的問題,不同的人是不一樣的,這就是一個整合。

如果千篇一律按照比如他們現在有指南,千篇一律都按照一樣的治法、教條的治法,這個是最后效果不好的,這是治物不是治人。  

嘉賓簡介

樊代明

中國工程院院士、副院長、原第四軍醫大學校長、西京消化病院院長、美國國家醫學院院士。


 

版權所有:中國抗癌協會 | 技術支持:北方網 | 聯系我們
津ICP備09011441號

overlord黄金公主黑化 17736771818060224648779936017787829262884513985383170457370349185814769810272950925383862147428823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